Bien dans sa peau!

關於部落格
  • 78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倒帶謀殺》初步心得

 <惡意火>
 
現在推理都要附加愛情劇嗎?
犯人的遺書自敘(第一章”落幕的罪惡”與第五章”墮落的天始”)遺書寫的這麼彆扭讓我看的很不順,「我要退休了,這是我女兒(掏照片)」這插旗梗並有沒催淚作用啊。
 
遺書後馬上接火場情景,我一開始還以為周分是遺書裡的那個分隊長。
交談間的暱稱「徐小」跟「周分」這是姓氏加職位的簡化,但誰會這樣叫啦!
 
周文森跟徐朝興的女兒一樣大,那小隊長至少長你二十歲,叫長輩「徐小」多難聽,用三個字徐隊長或小隊長很難嗎?或許想要跟分隊長有所區隔,但「周分」這也不怎麼順口,分隊只是單位名稱,通常不就叫隊長或分隊長,算了怎麼叫作者說了算。
 
不知道作者有沒有消防相關實務,但許多用詞我覺得不是太刻意就是不精準,消防車是鳴笛聲不是警鈴,還有”緩緩地閉上眼”你是想營造什麼畫面啊,閉眼打盹需要什麼慢動作啦。
 
回到謎題,那個牌子的抽油煙機這麼的神!瓦斯爐大火熱油燒二十幾分鐘到引發燃點,這之間都不會有一絲的油煙味飄到隔壁客廳(旁邊全都是消防相關人員);又死者翁田富做出水去滅火引發爆炸,但當年油槽火災的失誤,他之前沒經驗但那之後會有人告訴他油不能用火滅吧(這不是常識嗎),當到消防大隊長會白癡到自己去用水滅火?
 
油槽火災的事件也扯到不行,這種大事件會派「完全」沒有火場經驗的人去現場?你說他火場實務少沒關係,說完全沒有這設定太離譜,我真想看看消防人員看到這篇小說會有什麼感想。
 
陳倉旭自殺現場已有警察到場,雖然是熟識的員警通知但三人就這樣擅闖命案現場也太輕鬆。
 
這是董明秀中隊長攤牌的場景,然後小倆口追逐道出真相,從周文森聽到陳倉旭自殺後恍惚趕赴現場與推理真相時表現的傷感到底是為什麼啊?
 
除去上面這些吐槽的問題,整篇還算有趣,但可能篇幅太短還有作者文筆的敘述待加強,這故事文字所表達的畫面會跟作者想要表現出來的有點落差,總之這是推理之名行舊情復燃的言小。
 
--
 
<三分之一的殺人>
這故事比<少女的祈禱>更空虛,我想問作者有被抄襲/盜名過嗎?這滿出來恨意是怎麼回事。
第一人稱的口穩就像作者即主角在面前抱怨,心中只有「喔...所以呢?」
這篇文字無法吸引我去細讀,像翻報紙快速掃過,再來「巧合的謎底」這已經是隨便了吧?
不說那個散瞳劑是某真的有那麼厲害,預謀行兇的學姊會戴著粉紅色安全帽去下手,就沒想過失風被認出來的情況嗎,如果是臨時起意還說的過去;
學長打電話回來的時間是五點十分,往前推一點行兇的時間是四點半到五點之間,星期四下午的陽明山半山腰,那條路線這麼偏僻適合帶水果刀殺人?
 
--
 
<末日的笑靨>
 
我喜歡小說的命名跟內容/結尾有所呼應,前兩篇雖然只是謎題的命名但也算有關連,但用了"世界末日"常用梗的本篇,開場的1999與最後的2012不同的人不同的笑顏,卻覺得只是為命名而命名的空洞。
 
看完之後沒有立即想說的心得,連挑剔謎題文字都抱怨都沒有,所以去翻看了卡蘿的感想噗(本來想自己打感想再去看別人的想法),很認同陳浩基的評比:
「個人感覺,余峰是位計算型的作者,會仔細考慮作品如何迎合讀者,如何舖排推理線和非推理主題(像感情、青春之類)」
「《末日》裡,那個敘事者其實是年近三十的主角嘛,他這樣說不正配合了敘述性詭計嗎?」
 
--
 
<倒帶謀殺與連環殺人魔的困擾>
 
哈哈哈哈哈,好喜歡這篇「你在大聲什麼啦!」老樣子看的到作者的影子
(用四行描寫女角服裝也是一個特色XD)
 
有別於其他推裡作品的手法,直接倒敘的手法推進故事,知道最終結果但對怎麼發生的起因越來越好奇。
跟著雙胞胎女角視野逆推劇情,讀者預先知道結果來推測下一章(前一章)發些了那些麼情況變的很輕鬆,但總有新的趣味跳出來節奏很輕快。
謎底揭曉也是個雙胞胎的把戲,留下未知的後續這讓我有種在看乙一的感覺。
 
看完「準決選評審會議」像冬陽說的反過來重看一次(第一章到終章)又有另一種閱讀趣味,很多逆推時沒注意到的小地方哥哥比較大膽喜歡3C類、弟弟喜歡古怪的東西小聰明但有點膽小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